本届奥运会我国“跳水”的项目很多,突破的项目也不少。女子拳击异军突起,参加全部三个组别的比赛获得1银2铜,夺牌率高达100%!是什么让她们突然大爆发?
文/刘跃进 编辑/孙海阳

1女子拳击出战就拿牌 曾一届世锦赛揽5金

本届奥运会,中国军团“跳水”的项目不少,突破的项目也不少。比如跆拳道的赵帅和自行车的宫金杰/钟天使历史性突破夺金,三级跳的董斌和柔道的程训钊取得中国奥运最好成绩……在这当中,女子拳击是容易被忽视的一项,她们虽然没有夺得金牌,但是“效率”高得惊人,任灿灿和李倩杀入四强,尹军花连胜三场挺进决赛,最终被今年世锦赛冠军莫塞利逆转。因为拳击比赛没有铜牌争夺战,女子拳击最终的成绩是1银2铜创历史新高,夺牌率更是高达100%!

女子拳击异军突起,不是因为她们突然爆发,只是被忽视了太久

女子拳击其实不是第一次获得好成绩了。4年前在伦敦,女子拳击项目重返奥运赛场的第一届比赛里,蝇量级(48-51KG)任灿灿获得银牌,中量级(69-75KG)李金子收获铜牌。只不过,比起成绩的突飞猛进,女子拳击获得的关注实在是太不相称了。

罗格在女子拳击进入奥运会大家庭的过程中十分卖力

女子拳击运动最早起源于1720年的英国,1904年曾作为表演项目入选奥运会,此后女子拳击就悄然消失,整个20世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禁止举办女子拳击比赛。直到20世纪90年代,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项统一的女子拳击赛事。反对者们坚称,拳击是一项只属于男人的运动,女子拳击是不能被接受的。近二十年,男女平等渐渐成为世界主流意识,女子拳击才在1996年被列入国际业余拳击联合会,而重返奥运会则又花了16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通过女子拳击加入国际拳击联合会的决议是在北京进行的,时间是1994年11月24日,可说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。2001年,女子拳击项目终于有了世锦赛,首届世锦赛一共产生了12枚金牌,其中中国选手张毛毛获得57KG级冠军,她成为中国女子拳击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。此后张喜燕获得第二届世锦赛54公斤级冠军,李金子获得第四届世锦赛75公斤级亚军。2008年第五届世锦赛,中国女将们一举拿下5枚金牌称霸世界,那个时候全国人民的目光都集中在北京奥运会上,没有人关心这些在拳台上抛撒汗水和血水,为祖国争得荣誉的巾帼英雄。

直至1年之后的8月13日,国际奥委会在柏林召开执委会,才正式确认女子拳击成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这也是奥运会现有项目中,最后一个实现男女平等的项目。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罗格曾是一名拳击医师,如果没有他的大力推动,拳击项目还会继续在奥运会上“瘸着一条腿”。【详细

2400人8拳王成本低 奥运立项“打鸡血”

对于冷门运动来说,入选奥运会意味着取得发展契机。2009年8月国际奥委会确认女子拳击成为伦敦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,2010年广州亚运会上首设女子拳击。伦敦奥运会任灿灿夺得银牌,李金子夺得铜牌后,2013年辽宁全运会女子拳击项目立项。一个有辉煌历史的项目,三个新的夺金点,体育总局作何打算一看就知道。

张喜燕展示金腰带,女子拳击世锦赛的竞争并不算太大

到2009年女拳入选奥运会之前,五届世锦赛中国女子拳手共7人拿到过冠军,竞争不激烈让国内看到了拿牌的希望。张毛毛是中国女子拳击第一位世锦赛冠军。2001年参加世锦赛前,张毛毛得知第一个对手是罗马尼亚名将,曾获得过欧锦赛冠军。她特别紧张地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安慰她说,别怕,就算赢不了也当学习经验。结果第二天上场之后,张毛毛两记重拳就把对手放倒在地,接着一路高歌猛进夺得冠军,继打遍国内邀请赛无敌手之后,在世界上也难求一败。

同样的例子还发生在2006年世界拳王争霸赛冠军高丽君,2006年国际女子拳击协会超次最轻量级金腰带得主张喜燕身上,这些在国内经历过艰苦训练,一直认为国外对手多么厉害多么强悍的姑娘们,真正走上赛场才发现原来赢得比赛如此轻松。高丽君以前练散打,转型拳击半年就成了拳王,张喜燕腰上挂着三条金腰带,只有职业拳手才能给她制造一定的麻烦,而奥运会,虽说今年允许职业拳手参赛,规则也朝着职业比赛靠拢,但在女子拳击方面依然无法和职业拳赛相提并论,这也是中国女拳手们能够屡创佳绩的主要原因。

也是在女子拳击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之后,拳手们的待遇好起来了,任灿灿夺得伦敦奥运会银牌之后曾回忆过,她说在女子拳击成为奥运项目之前,自己的训练条件,器材设备,包括运动员的生活条件都无法和其他项目相比,因为就算培养出了一个世锦赛冠军,也没人关注。而跻身奥运会,级别就完全不同了。当时中国拳击队的攻坚选手就是任灿灿和李金子,董程参加了伦敦奥运会但没能晋级,三人配备了5名医疗保障人员,从训练条件到个人收入都增加了很多。

器材成本太高,民间的女子拳击全凭对这项运动的爱好

可即便是这样,培养一位女子拳击选手的成本还是远低于其他项目,04年的时候曾有媒体报道,培养出刘翔一个世界冠军一年的费用就超过300万,12年伦敦奥运会上大放异彩的孙杨,他的教练丹尼斯年薪就达到100万人民币,两年多海外训练费用超过千万,最花钱的得算是射击,如果使用奥运的标准器材训练,一个训练日一名射击选手光是子弹就要打掉几万元人民币。

那拳击呢?一块场地,一副拳套,沙袋、护具、鞋子等训练器材,最大的开销是队员的饮食、医疗保障,类似的项目还包括体操,举重,因此我们往往会在这些项目上投入大力气,以最小的金钱成本换来尽可能多的金牌。但,女子拳击终究不受重视,世界上是如此,中国也一样,12年伦敦奥运会,参加比赛的三位选手都是田东教练带出来的,当时全国女子拳击运动员只有400人左右。过去一个奥运周期,因为女子拳击进入亚运会、全运会,运动员数量有所增长,总体数量仍远逊于其他大项。不过与奥运会挂钩之后,12年世锦赛中国女拳手仍然拿到了2块金牌,到那个时候为止总共8人拿到冠军,收效明显。

而且中国的女拳手们都有一个特点,基本都是转型练拳击的。任灿灿14岁的时候,是被体校田径队选中练跨栏,尹军花08年之前是散打选手,李倩07年才从女篮后卫转型成为拳击手,此前积累的其他项目经验能为女拳手们提供一些帮助,比如任灿灿的脚步,李倩的身高臂展,却也说明了,女子拳击这项运动在中国,终究谈不上群众基础。【详细

3拿金腰带奖金5千刀 为奥运可弃拳王头衔

2013年,两届奥运会拳击冠军邹市明转型职业,当时很多国内拳迷为他点赞,说以他的水平,过去四年原本能在职业拳坛吃香喝辣,却为了中国拳击能在伦敦奥运会上有所作为多拿了4年死工资。如今3年时间过去,邹市明在职业拳坛走还不错,而且从今年奥运会开始,国际奥委会也允许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了。这么一看,奥运、职业两手抓是拳击手们的一条出路,尤其现在刚刚起步的女子拳击。事实上,女子拳击的推广和发展,还远无法和男子拳击相提并论。

中国女拳职业化程度低,拳手们在职业赛和奥运会之间进退两难,退役后的出路也很窄。

过去100多年,女子拳击在世界各国被禁止,几年前进入奥运会,理由还是“不让男子拳击瘸着腿”,可见拳台依然是男人的天下,女子拳击的关注度低,收入也不高。

职业比赛的收入比业余高,可是在女子拳击这一块也高不到哪去。曾经获得过全国精英赛57KG级冠军的宁波拳手徐春燕是2013年从“体制内”转型职业的,职业比赛更自由,没有大型赛事的种种束缚,徐春燕非常喜欢,她拿到过14年“贺岁杯”WBC拳王争霸赛的金腰带,15年“中泰杯”WBA拳王争霸赛又卫冕了金腰带,结果呢?一场比赛的出场费最多也就5000美元,扣掉经纪人和教练的费用,拿到手的只有一半。直到现在,徐春燕还常常问家里要钱,她也想过重新回到体制,毕竟管吃管住还给发工资,“根本没有需要你操心的事。”徐春燕说,可奥运女子拳击组别没有57KG,想升升不想去,想降降不下来,要走回头路,太难了。

在她之前,2006年女子拳击协会轻量级冠军张喜燕。她是中国第一个职业女子拳击世界冠军,当初她转投职业的原因,就是看不到女子拳击进入奥运会的希望在国内难以生存,几年后女子拳击成功进入奥运会,张喜燕又重返业余拳击,结果2012年伦敦奥运会国际业余拳联不允许打过职业比赛的拳手参加奥运会,再加上个人状态,组别竞争等原因,没能成行。

蔡宗菊是目前在职业赛中成绩最好的,她在专业队成绩不好才转职业赛,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

张喜燕职业比赛的收入比徐春燕要高一些,出场费最多能拿到两万美元,但她毕竟已经不在巅峰了。女子拳击职业化的道路还太漫长,曾带出任灿灿的田东就说:“职业拳击有自己的一套玩法,一个成功的运动员不仅需要实力,还得有人去办比赛推广,需要包装。”最好的一条路当然是得到政府和企业的支持,只是现在看来还很不现实,而单纯通过商业推广能走到哪一步,包括经纪人、教练,拳手自己,心里都没数。目前在职业拳坛战绩最好的是烟台妹子蔡宗菊,她拥有四星的实力(作为对比,邹市明仅有2星半),当初是由于在专业队打不出来才转职业赛的,可谓异类。从她今后的发展,也许能够看到女子拳击的未来方向。

这几位还算是退役后发展得最顺利的,一般从体制内退出的女拳手,当健身教练是她们比较好的出路,可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,还不如在体制内呆着。随着女子拳击重返奥运赛场,奥运冠军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推广渠道,无奈只要加入了奥运备战队,就注定和职业拳手无缘。邹市明的案例摆在前面,2000元人民币的月薪和70万美元的出场费天差地别,因为体育局领导一句话,他愣是等到31岁才走上职业道路,问题是目前的女子拳击,体制内和体制外,顶多也就是几千人民币和几千美元出场费之间的差距。【详细

以男女平等为由选入奥运会,侧面反应出该项目薄弱的基础。没有群众基础,任何一项运动都没有出路。靠着国家培养出举重、体操世界冠军的方式称霸了奥运,对于这些运动的推广并无助益。2009年重返奥运会至今,中国的女子拳击仍是无根之水。

  • $title
  • $title
  • $title
  •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